大河网眼遇-河南户外网|郑州亲子群|郑州车友会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3722|回复: 0

西彩人家--“老兵不老”之抗美援朝老战士宋重威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2017-8-31 19:3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前言
西彩社区藏龙卧虎,涌现了许多出彩人物,在不同领域书写独特的故事。西彩人家以叙事疗法为基础,用当事人口述历史的方式,记录属于社区居民自己的故事,旨在协助服务对象一起展现过往,丰厚其生命故事,构建未来。

讲述人:宋重威
访谈人:肖天程、张雪、胡岩岩
整理人:肖天程、张雪
摄影:张雪、胡岩岩
访谈时间:2017年8月16日16:00---17: 00
访谈地点:服务对象家中
社工:爷爷,您叫什么名字呢?
服务对象:我叫宋重威,重重叠叠的重,威风的威。
4.jpg
社工:爷爷,您今年多大年龄了?听您儿子说您是1930年出生的,那您今年87岁了?
服务对象:对对,马上就要90岁了。

社工:爷爷,您是郑州本地人吗?
服务对象:我是湖南人,湖南宁乡的,跟刘少奇主席一个地方,他是湖南人,也是宁乡,我们是一个乡。我们大概相隔20里地,他们那以前那里也是宁乡,现在好像不叫宁乡了。

社工:家里面最早是做什么的?
服务对象:我家里最早啥也不干,是个地主,后来干革命,在1950年12月去参军了。

社工:当初为啥会想到去参军?
服务对象:为啥想参军?当初都去参军,年轻人参军哩可多。那不是1个也不是10个,100个都不拉倒,村庄里头响应党的号召,参加抗美援朝的人很多。

社工:参军之前在做什么?
服务对象:参军之前我是学生,一直在当地学习。

社工:您是在哪参的军?
服务对象:我去当兵的时候,是从湖南长沙,到郑州,往西过了西安,到这个兰州南,这是专门训练入伍的预备兵的地方。在那有一个大山沟,那里有十六个队,我们是第五队。我们属于第十九军团,六十四军,我们这个队里100多人都分到朝鲜了。

社工:您是什么时候过去的?
服务对象:我是1950年12月份开始参军,1951年正式拉入部队,随后就跨过鸭绿江。我们从西安坐火车,到热河,察哈尔那边,一直到辽宁,又到鸭绿江边。这是鸭绿江,这边是中国,朝鲜在那边,你要去的时候,需要坐轮渡或者坐船过去,过去的第一个大城市就是朝鲜的首都。我们过去了以后,到新义州,再到南朝鲜他的首都首尔。当时到那个地方,一边南朝鲜,一边是北朝鲜吧,我们在这个中间的地方。过去了以后,就开始往朝鲜的首都前进。

社工:您当兵的时候是什么兵?
服务对象:我当文化教员。每一个连队都会有一个或者两个像我们这样有文化的,而且部队里头也会有文化低的,我就教他们学文化,有点像老师。那时候,也就是1950年、1951年的时候,文盲还是比较多的。我们教他们识个字啊,有些广告、商标,哪个地方能去,哪个地方不能去,部队里头的战士在学习之后就会看了,学会之后也便于集中动员。大概过了有两年,我们就在它的首都首尔,挨着渤海湾界线上。这个首尔不是离三八线可近吗,我们那时候下到了这边,那边是首尔,这边是中国,中间是一条分界线,靠我们中国这边。

社工:您现在会经常想起来关于战争的事情吗?
服务对象:没有,几十年了,时间比较长了。我现在都八十多了,快九十了,那时候都年轻的很,年轻孩儿,你要问到那个地方我还能想,问不到那个地方,我都想不起来了。反正过了快两年,我回来是到东北黑龙江一个军事工程学院,是个官方大学,也是我们解放军专门的大学。当时大学有5个系,一个空军系,一个土木系,一个海军系,一个坦克系,一个工兵系。一个系里面有一个教授,我就跟着这个教授当助手,他有什么文件,我给他整理整理文件。教授都很忙,他有干不完的事情,我们帮他干一干。比如说我们这个坦克上,这个是什么零件,那个是什么零件。我在那里干了两年。

社工:您整理文件时,都整理哪方面的文件?
服务对象:那时候一个教授有两个助手帮助教授整理文件。那时候是看生产什么就整理什么文件。我们是搞坦克研究,就研究坦克怎么制造,一些什么零件,都得懂。比如说这个零件是什么零件,零件拆坏了以后咋修的,我们都是搞这研究的。

社工:您在整资料的时候遇到过困难吗?
服务对象:没有,年轻人,让干啥就干啥,没啥困难不困难。当时我上学到初中毕业,初三毕业以后就参军了,那时候有知识的人很缺。(备注:在当时初中毕业就是高学历了。)

社工:那您会修坦克吗?
服务对象:我是不会修的,但是搞坦克研究,哪儿是哪儿的零件,哪里有啥规格,起码也得懂这个。到时候要哪种规格的,要几个的,你都得拿出来。

社工:
那时候教授需要上课吗?
服务对象:教授也上课,因为搞科研嘛,规模很大,一个系好些人。一个系比我们这栋居民楼还要大,五个系得有五个这种大楼,大的很呢!当时的空军系,人最多。

社工:您和教授关系怎么样?
服务对象:我和教授关系差不多,我在他手边干活,是个小兵,他让干啥就得干啥。大家都是知识分子,也没有受过委屈,

社工:那您工作之余有与教授闲聊吗?
服务对象:没有,我在那干了一年都不到两年。

社工:那您之后就转业了?
服务对象:嗯。从那出来以后,他叫我转业了,那转业就转业呗。我就转到那个黑龙江了,要往那个旅顺大连走,锦县嘛,三岔口,一个大连,一个旅顺,要我们就在这个叫三岔口的地方。
5.jpg
社工:那您和别的系的同学平常会有交流吗?
服务对象:我一般都不串门,有的保密呢,官方秘密不叫你看不叫你听。那时候工作一天也是八个小时,跟现在一样,有周六周日。在那个地方也很生,都不太熟,糊里糊涂都忘了。

社工:您从南方到北方生活还习惯吗?
服务对象:呆了一段时间就习惯了。

社工:还想多了解一些您在抗美援朝的故事。
服务对象:我们当时跑首尔,在三八线,我们在三八线这边有个联络点,三八线这一圈线上都有中国人。

社工:当时有没有想过到战场上?
服务对象:这个不是你想去就去,你不想去就不去啊,领导说叫你去你就得去,你不去说明你有问题,那都不行。

社工:那您有没有听到战场上的信息。
服务对象:那时候没有派我去,不需要派我去,那时候,我们听到一些信息,该宣传就宣传,不宣传就不宣传,有的还保密。

社工:您在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?
服务对象:那时候我还年轻,跟着连长、指导员,让咋干就咋干。当兵的要服从命令,要你去谁敢不去?要不你来干啥,一般都要服从领导嘛。

社工:参加抗美援朝时结婚了吗?
服务对象:没有,我结婚是在河南。

社工:爷爷,您和奶奶怎么认识的?
服务对象:我是到新乡北边那时候才结的婚。当时有人介绍的,后来调到郑州。

社工:您怎么会到郑州的?
服务对象:在东北的时候,这里缺干部需要人,于是把我调来了。但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也糊里糊涂记不清了,大概有几十年了。我现在的小孩都四五十岁了,那时候我大概30多岁,我现在都80多了。我当时是先调到新乡粮食局,什么时候也记不清了,后来七弄八弄又转到郑州,就落地生根了。我们这个单位是管钢材的,管钢材的出境,我在里面管物资调度。
(他调到这个单位,是属国家冶金部,是冶金厅下属单位,在冶金厅建材公司的子公司的一个仓库,是复员从新乡粮食局调到这儿。我父亲调到这儿就从仓库一直干到退休。我母亲吧,早先就在郑州,后来文革以后,她从新乡调到郑州,我母亲领着我们3个,我是老小,我都45了。我父亲一辈子没有啥辉煌成果,一辈子谨小慎微,谈不上那劳苦功高,他的生活就是循规蹈矩的。 备注:本段为服务对象的儿子的陈述。)

社工:现在会不会想念部队的的生活?
服务对象:我哪都能过,全国基本上就西南没去过,全国大部分地方都去过。现在就没那个心情,一天天老下去了,还有多大想法呢?

社工:那您和以前的战友还有联系吗?
服务对象:也没什么联系了。转业后我们就各回各的家了,后来也没有聚一聚。我是湖南的就没有回到家,就在东北。那时候也不是说你想回湖南就回湖南,湖南要你才能回湖南,湖南不要你,你想也不中。你要是自己想回家,回你农村可以,那他都不管,你要是叫他给你安排工作,那都没得回。

社工:爷爷,您自己当时的想法是什么?
服务对象:我没有说过想回到湖南老家,安排到哪里算哪里,主要看这干部,到哪里都得安排。在部队干了这么多年,回来你不给安排一个工作?

社工:后来有没有自己回老家看过?
服务对象:我回去过一次,几十年了,回一次很不容易。回到家后也没什么感觉,物是人非,没有当年家的感觉了,就那回事。因为去了以后老人都不在了,光剩点年轻人,也不认识了。我们都不要谈这个了。

社工:参军时家人的反应是什么,家里人同意吗?
服务对象:那时候年轻,家里人同意,搞了这么多年他不同意也是没有用的。

社工:您还记得抗日时期的一些事情吗?
服务对象:记不清了,几十年了。

社工:您感觉您的晚年生活怎么样?
服务对象:我退休之后就一直到现在,就这样,也可以,有吃有喝。国家分给我四间房(注:老人说的四间房子就是现在说的三室一厅),吃的有吃的,穿得有穿的,我还要啥呢。我有三个孩子,但是老二出事故死了,还剩两个。现在管我的这个是小儿子,那边还有个大的,反正都有生活吧。

备注:文章所呈现文字根据宋爷爷口述由社工整理,上述所发文字和图片内容均获得宋爷爷同意。
结语:感谢西彩社区的居民们将他们如此宝贵的记忆捐赠出来与大家分享,我们相信唯有生命可以影响生命,也唯有生命可以转化生命。接下来,还会有更多精彩的内容呈现,敬请期待吧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服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大河网眼遇  

GMT+8, 2017-11-25 11:58 , Processed in 0.044080 second(s), Total 22, Slave 15 queries 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